冰幻蝶

題外話為什麼今晚就蓮大人的獨寫鏡頭竟然這麼多!! 繼愛知之後超級吸引的鏡頭!!蓮桑!!!我努力cut圖中!!! 因為他上一季完全沒有登場的機會所以今集補回٩۹(๑•̀ω•́ ๑)۶

VGGZ  恭喜已經開播了!!
新舊代主角並肩的作戰, 應該是我們眾人期待的故事。
同時也告向了 尾聲了QAQ. 其實在VGG開播的時候, 也明白愛知他們的一代已經結束了。 就算有上一代的人物出可是官方好像刻意把愛之忘記的。 由當初 沒有提及名字相片背影以及他個人的往事。 直到官方上季的開端把愛知他們重新放上op的舞台, 明白到官方一直也聽著我們這一班 舊一代人的心聲 重新 找一個機會讓愛知出來。

高興開心興奮的同時也到了不得不承認的地方, 他們已經己接上最後的時刻。 雖然我們喜歡著前一代的人物但是這已經不是他們的世代, 就好想今集的op一樣。 他們只是協力輔助事件的發生以及協助 及合作一起解決問題。 但未來是要靠自己向前的。

儘管如此能夠看見Q4再次的登場 感覺到 相隔了差不多三年的時間能看見他們自己也彷彿成長了不少。

我會繼續支持下去 因為 是你們 給了我這一個愛你的理由!!!

論一個完美的男人

Kai 的進化史

除了當年的武力值成謎!!?會上山下海外, 會照顧小孩及兒童及喜愛小動物的男人。

然後進化成 稱霸 國內及海外Vg市場, 現在更加是擁有 一輛高級的越野四驅車.

能夠照顧教主所有的起居飲食衣著打扮內到外的生活細節到旅行的能力已經完全掌握的男人.

這樣的男仔我可以哪裏找到!!!!   愛知教主你要幸福呀

想活下去

QAQ,38 還在飛彩的決定以哭的人。
自己親手刪除(決定)戀人的命運, 看見飛彩哭泣的情形真的痛心, 同時恭喜他克服過去向未來前進。

可是可是可是, 下集的預告。 我的帕帕心痛到不行了, 他其實一直害怕死亡, 只想跟永夢在一起擁有愉快的遊戲對手。

唯獨他是沒有透過殺人的方式已成為獨立體存在( 大概!?)
永夢的活著已經是一個很好的證據←_←。

就算要分出高下永夢一直不是已跟他分出高下的心情而進行決鬥。
下集算是為可病人而進行手術, 而跟他分出真正的高下

QAQ, 這種我的世界只有你,而你的世界級為了別人以摧毀我的…………帕帕我心痛!!!!

你作為醫生可以拯救這為病人??求永夢與帕帕合體!!

入坑的苦!!
QAQ,推友人不成,只有自己食~
最近迷上了帕夢~(雙子,自攻自受才皇道)
然 後 重 溫 故事 發 現 了  一 些 美 妙 的 地 方~
首先從大眾線入手:永夢分為(醫生)以及( 遊戲性格)的M。

在妮可的一集, 以6年前為基礎線分別出他們兩個人格, 永夢接受手術後m的人格便隨之而消失。有疑點?

在故事開始的階段每當永夢 進行遊戲時, 也出現了m的人格( 此為一號m)

在16 集數播放時, m跟永夢分別為2個人, 每人擁有自己的想法 並自行決斷自己決鬥的方式。

( 然後重溫時才發現 帕拉德的對白十分奸笑~你們也是我的~)

19集就把他們 的人格互換了,M的人格在主導身體~正如六年前。
疑問2: 如果沒有接受手術的話那麼 主導人格的是應該是m 才對!! 到底誰才是表人格!!

然後快線到28及29集。
除了拍拉德表白所有的真相外,也引導了一些問題。
如果你是永夢的病毒 那麼你本身的人格跟m一樣?

但是重溫過後感覺他們並不是同一個人~ 他們對遊戲同樣又執著以及慾望。

但是他們兩人的 渴求並不一樣,M 是追求遊戲的通關以及遊戲勝出的感覺。 而帕拉德 是追求著 擁有能夠跟自己 對決的對手, 所渴求的事 遊戲以外的關係 就像小孩子想 通關以外更多是求朋友。

然後這幾集永夢回應他的答案就是 不想跟他玩不再跟他玩因為這是關於人命的遊戲。

然後忽然有了這個的想法, 其實遊戲通關以後 不就是能夠將所有的事件重新啟動嗎?

在官方的透露中已死去的人 應該不是真的死亡意思 困在遊戲世界的某一個地方。 帕拉夢的 出現就是永夢(M) 想擁有能夠對戰的對手。 而這部遊戲就是 病毒以及人類 生存的遊戲。 這應該就是永夢想成為醫生的起因而計出來的game?

其實在正式通關後 作為主角 能夠再次睇到更強大的能量或者重啟遊戲, 再重啟遊戲是否能將 發生過的東西Del去。 所有的東西也回復原狀?

如果這樣子的話柏拉德所推(己不太會表示)出來的遊戲根本不會擁有真正的死亡, 所以這一個遊戲也只不過是一個遊戲的過程。

求各位大大一起討論劇情!!!

QAQ,
在上班中途一邊偷看情報!!
看完一刻除了愛知拼發症幸福要死外。
其實某蝶是感動而哭了!一面強忍地哭起來QAQ

Op的節奏及歌詞跟LJ篇的Op有點相似,歡樂的友情日常後漸步向事件的中心。

就好像愈是成長愈變得強大也要肩付某種責任。一成不變的開心日子也不在了。為了他們要拼命去守護自己的(寶物/自由/未來)(主角組的價值觀)

然後前輩他們的出來不但是協助大家亦是為了交棒(卡牌)給下一世代。他們己步向了各自的未來,但我們也會替你們開啟前路,然後一同前進。

VG.在蝶的生活中佔了很大的意義。首次因為看卡game 而買實卡。但最初並沒有任何玩的心情,某一天起卻成為一團勇氣之光。使我投身於vG的世界。
從不曾接觸的game, 人,新工作(年齡某不會透)有了新感受。 各位的好友也慢慢步向自己的未來前進同時, 自己也為自己的工作前路感到迷惘。
能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少, 就好像愛知出外留學,Q4一團分別兩地的一樣。
可是堅持著自己的因為總有能回去的地方!!

題外話要說的, 真人劇場版的 光琳唱的歌 也是使蝶莫名其妙哭了QAQ.
只想守護著自己所愛的地方, 無論前面什麼的障礙也要一一跨過。 但正因為愛著的是你所以我寧願放棄自己的幸福,哭了!! 光琳你還是跟姐姐這一對吧QAQ

不知道大家聽op是這麼激動嗎?

這一幕的表情可以吃很多年很多年也不飽!!
愛知大大黑化賽高!!
很感謝插畫的33陪我一起討論!!

蜷蛐之命--番外 那兩人的起點

蜷, 番外

1.
先導愛知「懂事」前的日子都是獨自在純白色的小房間以及醫療室中來回渡過。當然在先導愛知「懂事」以後這種日子並沒有改變,只是他的小房間換成了大房間,而他也不再是獨自一人。
即使生活空間裡多出一人,他們仍然沿著獨自一人時的生活習慣地生活,兩人間沒有絲毫交流,也沒有給予對方多一分關注,更沒有這個年齡層的孩子都會有的好奇心。
麻木並獨立,他們的世界從來只有自己一個。
即使在看到對方被注射了跟自己一樣的藥物,被注射後有著同樣的反應。
已經夠痛苦了,痛苦得沒有多餘力氣理會自身以外的事物。
每隔一段時間,愛知的「父親」都會來找愛知,嘮嘮叨叨的說著些什麼,愛知也沒有在意,就這樣聽著男人的聲音直至男人再次離開。
留下愛知一直待在這裡。
他們就這樣,維持著同居的陌生人狀態,直至那天──
「一號實驗體狀況異常!維持供氧系統注意心跳!給他注射X藥劑!」
……
「二號實驗體狀況異常!這怎麼可能!明明注射的劑量還不到三成……」
……
在一片模糊的意識中,有什麼逐漸清晰起來。
原來厚重的膜慢慢變得薄弱,有些什麼呼之欲出,有些什麼正掙扎著想要從膜裡掙脫。
如同在蛋裡慢慢成長的幼鳥,成長以後必須獨自破殼。
於是世界在他們眼中已經成為截然不同的存在,那是在殼裡以及殼外的分別,在他們眼裡卻更像是全然陌生的世界。
這是一個充斥著惡意的世界。
愛知清醒過來後迎來了各種大大小小的檢查。
在檢查的過程中,他終於得知那名跟他同住了好一陣子比他大一點的男孩的名字。
雀森蓮。
檢查、測試、觀察。
期間愛知的父親只來過一次,即使看到父親臉上的憔悴,愛知卻無法因此產生任何感覺。
父親告知愛知快要有個妹妹。
妹妹,與他有著相似血緣關係的存在。除了這個認知,愛知對這個詞語並沒有任何感覺。
然後,一直至愛知再度被送回那個房間,甚至後來的很久,父親都沒有再次主動的走到這裡探望愛知,探望他留在這裡的兒子。
熟悉不過的房間裡有著愛知認識卻不熟悉的另一個人。
散發出親切的氣息。
「你就是,先導愛知是吧。」
不同於他人或排斥或厭惡或好奇或憐憫的情感,眼前的人即使他們不使用言語交流也能知曉對方最為真實的情感,如同躺於溫暖的水域中渾身都被溫暖的海洋包圍。
沒有欺騙沒有隱瞞沒有同情沒有厭惡,有的只是濃重的安心感。
他們都知道,他們是同類,是他人眼中的異類。
不知道到底是誰影響了誰,但在被標示為異常狀態,然後破殼而出後,他們再也無法回到以前對他人的想法都模糊不清的模樣。
「你是雀森蓮。」
「你就是一號實驗體吧,是你的失控連帶影響了我,所以現在的我所擁有的你也一定有著跟我同等甚至在我之上的能力吧。」
「不,是你影響了我,要不是你的存在我當時大概也不會……」
「哎,愛知。」蓮笑著往後仰,直至躺在床面上。「我是個信奉結果論的人,所以不管到底是我們誰影響了誰,結果就是現在我們都活下來,還有了那樣的能力。」
聽見蓮的話後愛知愣了一下,隨後才走到他的那張床上坐下──他們的房間裡並沒有能被稱為椅子的東西,唯一能坐的就只有床跟地上兩個選擇。
按照愛知腦袋裡的知識,會直接稱呼名字的除了家人外就只有關係很親密的人。
他們沒有血緣關係所以無法成為家人,但是他們也許是這世上僅有的,共享著同一個秘密同一份能力的人。
世界上這麼這麼多的人,就只有眼前的這個人。
「蓮。」頓了頓,再次重覆說道。「我明白了,蓮。」
於是,他們都不會再只是獨自一人的活在他們的世界上了。
真好。

02.
在某次任務完成後,愛知難得地在回報任務的途中遇見了父親。
準確來說這並不是單純的遇見,而是他的父親從得知他任務成功的消息後便已經在這裡等著。
對方會選擇等待自己的原因愛知並不知曉,但是卻知道對方是有什麼話想要跟自己說。
明白愛知意思的蓮早就放緩腳步,每一步的間隙都增加,不知不覺間蓮已經遠遠落後於愛知,給予他們二人獨處的空間。
大概真的是太久沒見面的關係,愛知對父親的記憶還停留在對方老是對愛知說話的樣子,而不是眼前這個看起來滄桑了不少,猶豫不定的人。
「愛知……你還好嗎?」
聽見對方猶豫了那麼久最後才問出的這個問題,愛知嗤笑了一聲。「父親認為呢?」
「對不起,我當初並沒有想到……」
「不需要你的道歉。」愛知朝著前方那個從血緣關係來說應是他父親的人踏前一步,明明只是還沒有成長的只能勉強稱之為少年的身軀,卻在一瞬間散發出這年齡根本不可能擁有的莫名壓力。「我是個相信結果論的人,所以過程並不重要。」
明明身高還不到父親的肩膀,但是愛知卻用手扯住父親的裇衫領子狠狠往下一拉,然後把嘴唇貼近對方的耳邊。
「你知道嗎,你們都虛偽噁心得令人想吐。」
每次帶他們到醫療室的那女人總是用看什麼髒物的眼神看著他們;前來的注射員會為他們在嘗試新藥後的反應而興奮;前來打掃的婦人散發著空洞無力的憐憫;為他們檢查身體的醫生總等著他們的死亡來解剖他們的身體,探索他們到底為這身體帶來怎樣的改變。
笑著答應卻在心底咒罵,虛偽而軟弱的人性,冰冷的機械,無情的試驗。
無數個夜晚,他與蓮共享著痛覺,痛苦地抱緊彼此。
那些人都在說他們是人類輝煌的成果,心底裡卻只把他們當成是實驗動物,當成他們的道具。
「那麼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的話怎麼不接我出去?啊啊因為你的理論跟實驗都正在我身上實踐著所以無法停下,你的背後還有著很多研究人員還有投放進去的資金,也得給資助你們的人交代對吧──先導博士。」
愛知放開緊捉著領子的手,只是他的父親卻維持著剛剛被愛知拉著的姿勢,蒼白著臉緊閉眼簾,渾身顫抖著。
被稱為博士的先導家主捉起愛知的手,愛知也沒有掙扎任由對方把他的手捉住──哪怕那力度已經大得把他的手腕勒得發疼。
「……你都知道了……可是愛知,你要知道我真的沒想過……沒想過會這樣,我跟你媽都只想你好好的,都只是想要你好好的活著……」
「我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搞成這樣……」
「父親。」愛知用另一隻手扳開父親緊捉住他的手,並把已經受傷的手放到身後。「你還是說你來這裡找我的原因吧。」
先導博士聞言忍不住苦笑。
「怎麼在你眼中的我已經是這樣……罷了。」說到這裡,博士把一條鑰匙放到愛知的手上。「我想你還記得你有個妹妹叫作先導惠美吧,我向組織申請了讓你搬回去住。」
「你知道我不能長時間離開這裡……放心吧惠美已經六歲,懂得自己上廁所穿衣服吃飯,她很乖的,你只要平常多照顧她一點……她下午得上幼兒學校,在家裡也很懂事不會要你太辛苦……」
「呵,照顧不來就丟給兒子嗎?」
「不,這個,愛知……」
「我知道了。我收拾一下明天就去。」
愛知再也沒有理會仍然站在原地的父親,頭也不回地走到另一邊已經開始等得不耐煩地用小刀割著他日益變長的紅髮的蓮身旁。
只是即使背對著,即使沒有回頭,愛知卻還是能感受到身後那人充滿著的,大概能被歸類為驚喜詞彙之中的情緒。
就當是執行個人任務吧,愛知這樣想著。
「來,惠美來叫哥哥。」這是帶著愛知來到他陌生的「家」門後所說的第一句話。
愛知望著眼前這個髮色與眼睛的顏色都完全繼承了父親的基因的小女孩後,終於把女孩的樣子跟先導惠美這個名字聯繫上。
「你……你就是愛知嗎?」
一點也不怕生的女孩走到愛知跟前,身高只到愛知腰部的小不點伸出手輕輕的碰了愛知的手背一下,確認眼前的人沒有露出任何不願意的表情後乾脆一把抱住了愛知的腳。
完全沒跟小孩交流過的愛知瞬間慌了神不知該作什麼反應,只曉得對方軟軟的帶著孩童特別高的體溫緊緊附在腳上,愛知近乎本能地想要把腳移開,卻又怕會傷到這個既小又軟的,他的妹妹。
完全沒有執行任務時的果決。
「愛知會一直都陪著我嗎?」
並不是試探,而是真的這般想著。
沒有愛知已經習以為常的心口不一,也沒有那些複雜教人厭惡的想法和情感。
眼前這個與他有著血緣關係的,先導愛知的家人。
「對。」
惠美終於放過愛知的腿,仰著頭連連後退卻還是無法看清愛知的臉。明白惠美想法的愛知也只能蹲下身來與惠美平視,好讓對方看個夠。
只是這麼一看才發現他們除了髮色跟眼睛的顏色外,基本上五官都能在對方身上找到與自己相似的地方。
短小的手笨拙地想要捉住愛知的手,只是屬於孩童的手實在是太小了,於是惠美只好捉住了愛知的兩根手指。
「愛知你……就是我的哥哥嗎?」
愛知吸了一口氣,難得地帶著幾分猶豫地展開一個就連愛知也不能準確地得知成不成功的笑容,只是愛知卻不知道這個笑容將會被惠美記住很久很久,並因為這個笑容而學著去變得更為乖巧懂事。
就只是為了這個笑容。
很多年後,惠美會因為這個笑容對著櫂說:先導愛知──我的哥哥是個寂寞的人。
很多年後,惠美會因為這個笑容向蓮說:愛知很重視你,請你好好對他。
「對,我就是你的哥哥先導愛知。」
只是此刻的他們都不知道。

蜷蛐之命後記 感謝

@ syusuke201314
QAQ
蝶真的很感動! 原來真的有人支持我們的創作, 跟冰瑩抱在一起哭哭!!

要說的是蝶才是對不起作者們, 其實這一個小說能夠出成作品, 不單是我, 還有另一位筆者冰瑩, 以及繪者 =.= 。

最初見還是蝶在腦補帥氣的愛知, 抓著其餘的作者們一起完成的能夠完成這一章的故事, 是大家一起堅持的。

故事的內容基本上是為了滿足作者們的慾望!!? 而設上出的情節, 大家在討論故事中互吐對方的內容。
其實 我們也很怕人物會o o c, 再次重複又重複的故事劇情中 我們塑造出 跟動畫中有點不太相似的發展。

這個故事 的背景及內容設定, 我們基本上翻閱作者大大, 的設定以及他對每位角色的感想及看法。

Kai愛, 在這個故事中就像第二季的劇情, 他們相處看似不融合, 可是兩者之間卻有微妙的吸引力存在。

互換的角色設定, 前輩給後輩組別 是蝶很想表現出來的感覺 嬌小的身軀, 擁有無比堅強的意志。 及身健碩的身軀, 內心卻罩著不安的kai.
他們之間在這種碰碰跌的的相處中, 擦出了別一番的信賴。

至於其他劇情當然是好cp好配對啦!!
然後發現人物出場得太多我們在後便已經努力刪減(>﹏<)

關於蓮及愛知
他們才是主角!! 在故事中途感覺上蓮大大要把我們k了很多頓…………(>_<) 可是他的出場滿是福利的。

對於他而言, 愛知是他的一切。 小孩子可以放著他的玩具不理會, 但如果有人要上他的擁有物時, 賣萌的貓也會變成老虎的!!! 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
所以辛苦了……kai受罪了! 還不是作者的錯!

組織四騎士實驗團 超稀有,罪及FF……
好想弄得太多團體了…… 不用擔心反正愛知也是其中…… 辛苦了愛知大人。

至於下半部的…………QAQQAQ
我們真的土下座土下座土下座
我們一定會完結的。
說真倒了下半部 故事的發展不能再像上一部的劇情以及感情是雙管齊下…… 分場分得頭痛……

要說的阿紫說的對, 愛知是真的有發射出去的!!
兩人的信任兩人的相處以及兩人的對立, 這一幕在創作故事的一瞬間便於腦海中不停存在, 這一幕帥氣的愛知可以吃很多年, 如果真的懂日文, 打他翻譯放上p站。

屆時我們便能看到很多位大大繪畫的帥氣愛知!! 任何時候我們也很歡迎你對故事提出意見, 其實我們一直也很想在故事中每次跟更文有人能的跟我們一起討論的。 過程中我們也很氣餒可是能夠堅持 到他的完結我們一向感到感恩而感動!!
愛知大大只要存在一天我們便能繼續創作下去!!
感謝阿紫的鼓勵!

蜷蛐之命後記

看到尾聲相信大家亦有很多的疑問, 到底愛知發生什麼事了??
他真的狠心把kai幹掉嗎? 作者們可以肯定的說愛知當下的舉動是認真無比。
在這個尾聲可以交代給大家的線索, 愛知是終結者一員, 而終結者是 2為一體的組合拍檔。

雀森蓮是愛知的拍檔亦是終結者的成員。
他們兩人分別在一場意外中分離, 當中愛知失去了 當年的記憶, 而蓮則消失了蹤影, 沒有人知道其因。
卻成為了組織高層的禁言沒有人提及過他們的事蹟, 再加上他們終結者的身份沒有公開。
所以這三年來愛知是自由身。

Kai是為了尋找父母的仇人以加入組織並渴望得力量及真相。
這一點比愛知看中選擇它成為自己的拍檔。

故事中其實是就雙主角路線, 外置式行動基於暗面亦不曾表露於出來, kai的行動則慢慢把愛知不同的一面呈現出來。

儘管兩人的相處時間不長,可是kai 漸漸發覺到愛知的不對勁之處, 或是奇怪的地方。 他們兩人的關係既微妙 又相處在一起。

而對於得到了真相的kai,愛知對他會發生怎樣的關係以及感情 這就是由他好好思考。

其實這個故事已經給了大家很多很多的福利了, 雖然人物的性格有點OOC……
但精美的插圖及種cp配以給大家很好的福利福利, 所以大家要原諒作者們的結局!!
插圖在百度吧
http://tieba.baidu.com/p/3861388581?lp=5028&mo_device=1&is_jingpost=0&pn=0&